戴长林指出

2017-03-01 12:21

戴长林指出,最高法制定《实施意见》,有助于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改革的精力跟要求,确保改革取得预期后果。一是推进确立审判在刑事诉讼中的中心位置和决定性作用。确破“诉讼以审判为中心”,“审判以庭审为中央”,是审判权作为终极的断定权和裁决权的性质所决议的。审判是刑事诉讼中决定被告人罪恶刑问题的决定性环节,是防备冤假错案的要害性防线。《实施意见》立足审判实际,全面深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,使侦察、审查起诉依照审判的尺度进行,保障庭审在查明事实、认定证据、维护诉权、公平裁判中施展决定性作用,有助于进一步完美刑事诉讼制度,积极构建以审判为中央的刑事诉讼格式。

三是领导全国法院连续深入推进刑事诉讼轨制改革。中央提出推进以审讯为核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伊始,最高国民法院就指导各地法院积极推动改革,上海、浙江温州、四川成都、吉林松原等地法院先行先试,针对庭前会议、证人出庭、非法证据消除、律师辩解等问题率进步行摸索,获得了踊跃功效。中央出台《改革看法》后,最高法全面总结前期改革结果,当真研讨制订《实行意见》,持续指点各地法院总结提炼合乎中心请求并且可复制、可推广的胜利教训,持续深刻推进改造。